芳村在线,芳村新闻网,芳村信息网,芳村信息港,芳村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芳村生活 >

伊吾县:一个“护边户”的****生活

时间:2018-01-14 03: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伊吾县:一个“护边户”的****生活-天山网

  新疆日报讯(记者张海峰 严小娟 巴莎报道)8月26日,记者从哈密一路向东190多公里,来到了绿色掩映的边陲小县伊吾。从县城向东48公里,便是下马崖乡,这里距离中蒙边境只有48公里。800多人的边境小镇宁静而安详,绿树鲜**掩映着平整的柏油路,一幢幢粉白相间的4层楼房在夏日的阳光中格外耀眼。远方,迤逦在中蒙边境的阿尔泰山若隐若现。此行,记者要了解的是“护边员”的生活。

  年收入超过10万元

  到了下马崖边防派出所,记者了解到,乡里不仅有“护边员”,还有“护边户”,就是一家几口人都是“护边员”。派出所教导员丁斌仁告诉记者,在面积4780平方公里的下马崖乡,有87.3公里长边境线。“这么大的地方,仅靠边防军人和武**是难以管控的,必须依靠当地群众。”

  下马崖乡有个妇孺皆知的说**:人人是卫士,家家是哨所,村村是堡垒。护边员的职责就是协助部队和武**官兵对边境进行联合管控。下马崖边防派出所自1964年成立以来,辖区半个多世纪没有发生内潜外逃事件,36年未发生过刑事****,护边员们功不可没。

  丁斌仁说,下马崖乡有120位护边员,有十几家“护边户”。“护边员中优秀的才有可能成为‘护边户’。”

  8月26日下午,记者和两位武**战士来到“护边户”牙库甫·艾力家,老人家就在乡政府旁一幢崭新的4层楼房里。64岁的牙库甫刚巡边回来,停下摩托车,热情地请记者一行进屋。

  进入老人一楼的家,记者一行就被“震”到了:大**箱、平板电视、整体厨房、卫生间,地下床上都铺着色彩艳丽的地毯,一张大幅全家福镶在金色雕**相框里,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大家不约而同地赞叹房子很漂亮!“那当然!”牙库甫骄傲地捻了捻**白的胡须,“这是乡里2015年盖的安居富民房,我只掏了3.6万元。”“装修**了多少钱?”记者问。“不多,3万多元。”牙库甫显得底气十足。

  说起一家人的收入,牙库甫很爽快,给记者粗略算了笔账:“一家五口,两女一儿。一个女儿嫁到外乡了,现在四口人在下马崖乡。我和儿子、女儿三个人都是‘护边员’,每人每月补助260元,还发了手机、电话费。我和老伴每月还有348元的养老金,国家还发草原生态奖补,4口人每人每年4900元。儿子在乡里打工,每月2000元。女儿在乡里开了个农家乐,一年至少有四五万元的收入。6亩地全流转出去了,一年有近2000元。我还有4峰骆驼、四五十头牛,一年下来,全家有10万多元的收入。”

  “这个水平在乡里算不算大户?”记者问。牙库甫立刻摇头:“这是中等水平。现在国家政策好,乡里没有贫困户。”

  下马崖乡乡长木合力甫·艾山告诉记者:“2015年下马崖乡的人均纯收入15800元,已经甩掉了‘贫困乡’的帽子。”记者了解到,2013年伊吾县就在哈密市率先实现了15年免费教育,学校中午还有免费午餐。2015年,全县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已超过15600元,这个被“贫困”拖累了多年的边陲小县已经彻底告别了“贫困”。

  “国家平安我们才能平安”

  说到护边,牙库甫眼睛一亮,举起一个带胶皮套的手机说:“这是给护边员发的,很好用。我当了20多年护边员,现在条件越来越好了。从前一边放牛,一边巡边,路也不好,骑着马来回至少要两天多。现在路好走了,骑着摩托车,大半天就回来了。”

  每次巡边,都要仔细观察,看看熟悉的地方有没有陌生的脚印、车轮碾压的印迹,有没有牛羊越境,边境线上的铁丝网有没有出状况。一旦发现异常,马上要向边防派出所报告。下马崖雨雪很少,但是夏天酷热,冬天干冷。在方圆上百里人迹罕至的边境线上,冬天寒风如刀,但是牙库甫显然习惯了这****,对记者眼中的“艰苦”一笑而过。

  现在,牙库甫把家里的牛和骆驼交给别人代牧,放牧地点就在边境线旁。他每周过去一次,看看牲畜,同时完成护边员的职责;儿子半个月过去一次;女儿在乡里干个体,经常去边防派出所报告乡里的信息。

  为什么当护边员?牙库甫觉得这是个不需要问的问题,“小时候,爷爷和爸爸都是这么做的,我长大也接着做,我的儿子孙子自然也要这么做下去。乡里人都是自觉地担起守卫边境的职责,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护边是为了国家的安全,也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国家平安了我们才能平安。”他说。

  生活和城里人一样

  除了这套80平方米的楼房,牙库甫还有一套大房子。他很开心地带着记者走了三四分钟,来到一片农家小院。第一个小院就是牙库甫的,一个宽敞的院落,一排整齐的砖房,院子里种满了向日葵和各种**草,两个漂亮的小女孩正在院里嬉戏,牙库甫说两个都是他的外孙女。

  “我家最早住的是土坯房,又破又烂,四处漏风。2008年住进这座安居富民房,当时交了1万多元。那时候觉得能住上这个砖房就非常好了,没想到2015年又住上了楼房,干净舒适又方便,生活和城里人一样了。这里现在就放点杂物了。”牙库甫说。

  不觉间暮色苍茫,下马崖乡的街灯亮了,安详中透着温馨。牙库甫开着自家的越野车,走了十几公里,把记者带到了他家的“庄园”。这是一片30亩地的果园,园子里有几间砖房,屋外是一排灶台。这里是他女儿经营的农家乐,也是一家人的“避暑山庄”。坐在园子里,凉风习习,苹果、梨子的香气在微风中飘荡。牙库甫深陷躺椅之中,脸上写满了心满意足的表情,记者开玩笑说:“用城里的生活跟你换一哈?”他只笑着,却不回答,大家都笑起来。

  乡长木合力甫告诉记者:“今年国家要大幅提高护边员补助,马上就要发了。县上还要提高农牧民养老金水准。到2020年,下马崖乡人均纯收入达到3万元,实现小康目标,没问题。”

  牙库甫由衷地说:“10年前,我们全家一年的收入不到1万元,根本没想到有一天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现在儿女们都很****,我希望孙子们都在平安中****地成长。孙子们长大了,一定还要当护边员,守护我们的****生活。”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