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村在线,芳村新闻网,芳村信息网,芳村信息港,芳村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芳村交通 >

是“自然灾害”还是交通事故?临澧“98.7.21”事故调查

时间:2018-01-14 08:1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时光回溯到1998年7月21日下午。****无照司机苏桂清驾驶一辆双排座农用运输车,从临澧县新安镇洞坪村载客10余人驶往良冯村。当晚8时30分左右,当车行至新安镇横

◆◆记者 闫进堂
 

    时光回溯到1998年7月21日下午。****无照司机苏桂清驾驶一辆双排座农用运输车,从临澧县新安镇洞坪村载客10余人驶往良冯村。当晚8时30分左右,当车行至新安镇横跨澧水的漫水桥时,突遇洪水**涨,桥面淹没近0.15米深。苏桂清下车察看路况,见有车辆顺利通过,冒险驾车过桥,由于操作不当,致使车轮驶出桥外发生倾覆,造成陈革教等10人溺水、其中罗双连等6人被洪水卷走窒息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
 

    据陈革教反映,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家属先后10多次向临澧县相关部门提出赔偿和处理申诉,均石沉大海,不了了之。直到2013年春节前,陈革教等人向常德市委信访办等多家单位提起申诉,方知该“6条人命大案”已被临澧县相关部门当作“自然灾害”上报。
 

■ 发生在“夺命桥”上的惨剧
 

    知****黄送宇告诉记者,近10多年来,该漫水桥已有30多人坠河,多人丧生,附近的居民都称它为“夺命桥”。该桥宽度为8米,桥长184.24米,每到汛期,该桥几乎都会被河水淹没。由于该桥2010年以前长期没有护栏,也没有**示标志,可谓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 ,落水事故时有发生。
 

    黄送宇回忆说,2010年9月8日凌晨5时30分左右,临澧县新安镇下坪村4组村民苏宏灯骑自行车送孙女小雨到新安镇中学上学,当两人行至漫水桥时,小雨下车与苏宏灯共同步行,在行走过程中,小雨不慎落入澧水河内,意外溺水身亡。
 

    说起1998年7月21日“6条人命”的那起特大事故,幸存者陈革教至今还心有余悸,满面泪痕。
 

    陈革教说:那天他与妻子罗双连携带女儿陈宁在该镇洞坪村走亲戚,与时任良冯村支部书记黄宏金等8人合伙租乘苏桂清的双排座出租车准备回家(车上包括司机父子在内一共10人),没想到苏桂清在途经新安镇漫水桥时不察明水情便冒险过桥致使车辆发生侧翻,除陈革教、黄宏国、余****和司机苏桂清死里逃生外,其余6人均被洪水吞噬。陈革教说:“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极力掩盖事故真相,混淆视听,未能采取积极的善后处置措施,涉嫌谎报、瞒报,给受害人家属造成了巨大的****”。
 

    陈革教回忆:作为出租车司机的苏桂清,在驾驶载客车辆行至漫水桥时,见洪水已经淹没桥面,并下车察看路况,明知驾车过桥有可能发生车翻人亡的严重后果,却不绕道行驶,而是执意启动车辆上桥。由于桥面没有防护栏设施,导致车辆偏离路面,翻入洪水中,造成6人死亡、4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一路乘车回家的杨晓元、邓菊华证实,事发时,漫水桥上确实有许多车辆在通行,他们都能够安全顺利地抵达对岸。苏桂清把车开入桥下有两个最直接的因素,一是他的车速太快,行驶的路线太靠左,采取的**动措施太急迫,导致了轮胎下桥而倾覆;二是桥对岸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侯姓“酒疯子”在不停地向他打手势,干扰了他的注意力。
 

    被洪水吞噬的鲜活生命是:临澧县新安镇良冯村党支部书记黄宏金以及妻子江利平、女儿黄晓玲,陈革教的妻子罗双连以及年仅9岁的女儿陈宁,还有司机苏桂清的父亲苏宏盖。
 

■ 谁来维护人民的生命权?
 

    一位知名**律专家指出:作为驾驶员的苏桂清,本应认真执行交通**规,但他在此次行车中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该《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车辆行经漫水路或漫水桥时,必须停车察明水情,确认安全后,低速通过。”苏桂清驾车遇到漫水桥时,没有察明水情便冒险通过,造成车翻人亡的特大交通事故,依照刑**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认定他犯“交通肇事罪”是必要的。
 

    该**律专家同时指出:漫水桥位于临澧县管辖范围内,该县对桥梁负有管理维护及安全保障义务。由于该桥梁未设置护栏,没有**示标志,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对事故的后果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受害人家属质疑:依据国家有关规定,特大事故发生后,地方政府及****交**要即刻调集足够的**力迅速赶赴现场,成立现场抢险组、现场秩序组、现场勘查组、现场调查组,分工协作及时开展工作,组织抢救受伤人员,防止肇事人逃逸,落实好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包括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以及受害人的精神抚慰金。致人死亡的损害赔偿除以上几种外,还包括丧葬费和死亡补偿费,以及亲属料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及误工损失费用等。并对突发事件现场进行勘查、拍照和****,控**********人,寻找目击者,做好现场讯(询)问笔录,提取和固定痕迹物证,**扣车辆和有关证件,尽快查明伤亡人员姓名并进行善后处理或后期处置工作。然而,事故发生后,临澧县相关部门又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措施呢?
 

    陈革教告诉记者:临澧县相关部门未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实施紧急救援。陈革教在死里逃生后迅速用公用电话向临澧县交**部门及亲人求救,但交**只是询问了一声“在哪个地方”后就挂了电话,一直没有派人来到救援现场,错失救援良机,致使肇事司机苏桂清逃逸。6条生命消失后一直“死不见尸”,死者家属或开车、或步行寻遍了临澧、津市、澧县等地,寻了3个多月,****未能寻得亲人们的遗骨。
 

    陈革教介绍:直到1个月后,临澧县交**部门的负责人蒋祖新、聂高荣迫于****压力才驱车来到遇害者家属家里调查了解情况,但没有提出任何处理意见。大约过了5个月,蒋、聂二人来到陈革教家,送来了3000元,提出不要再找交**部门的“麻烦”。其间,陈革教等人多次找到临澧县交**大队负责人冉成和、李**民、杨琴和现任大队长王云才请求“依**办案”,追究肇事司机苏桂清的责任,均无终而返。无奈之下,陈革教等人又多次找到临澧县人大信访办、临澧县人民政府信访办、临澧县****局及县交**大队请求处理,但都以“此案正在办理之中”推诿敷衍。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